三味子

老公今剑

觉得ooc请出门左拐右拐慢走不送

九月真的忙……各种事全堆一起了。
而且南方这个天气真的要命。
我国庆一定爆肝,一定爆肝。
所以整个九月我可能就佛了。
噫呜呜噫

继小埋,月刊少女,你的名字之后,蝶之毒华之锁也不能幸免于难……

怕下一个就是日在校园了吧。

“我现在要捉一个ip去改编真人版,是谁这么幸运呢?”

【刀剑乙女】我最亲爱的药研老师(1)【企划·大正乱舞】

大概就是在大正年间妖怪小姐和药研老师恋爱的故事。
妖怪小姐性格有魔改
为了配合药总的身高女主身高148(假设极化药165)
自己瞎掰的设定比较多
ooc有
目录在这【刀剑乱舞】全文目录

[序]

大正二年的冬天雪下的很早,气温比平常还要低一点,但在校舍内烧起来的炉子给人平添了一份暖意,时间还早,窗外还是黑蒙蒙的。娇小的少女被青年微微抬起下巴 彼此交换着深切绵长的吻。

但娇小的少女身上身上着的明显是学生穿着的二尺袴,而青年身上穿着的小袖则是标明了他教师的身份。

名为藤原景美的学生和名为药研藤四郎的老师谈着一场禁忌的恋爱。

他们甚至做了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名为禁忌的事情。

比如亲吻。

时间还早,结束了这个吻的少女轻轻的靠在老师的怀里,作为妖怪,她没有人类那么多的名为道德的枷锁束缚,此刻她想的更多的是,如何才能和她的药研老师永远的在一起。

“呐呐,药研老师,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听见这话的青年并没有说什么,他搂着少女的胳膊紧了紧,轻轻的应声。

[初遇]

·壹·

药研藤四郎是在刚刚第二女子高等学校上任的时候就教上了藤原景美所在的班级。

初见那个另他为之倾心的少女是在课堂上,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个名为藤原景美的学生,娇小可爱,身段窈窕,女孩冲他笑了笑,他至今记得,那个笑容很明媚。衬着四月的阳光,让人感觉温暖极了。

但那时也只是老师对于学生的欣赏和喜爱,初次产生交集还是因为少女主动去找他问关于学业上的问题。

那个时候他就和任何刚刚到女校来任职的任何一个年轻老师一样,紧张,不安,但又有一点高兴。认认真真的回答了少女的问题,然后给予学生鼓励。

现在想想那一切都是十分美好的。

在哪之后他和那个叫藤原景美的女孩子交集渐渐多了起来,他曾看见少女在假期的时候穿着时下流行的洋装在商店里挑选着自己喜欢的布料,他也在上课时的某个不经意之间就和少女对上了视线。

甚至就在深夜写作的时候,他有时候也会在某个落笔的瞬间想起少女明媚的笑靥,然后笔锋一转,开头还是对于时事的评论,结尾就已经成了俳句结尾的散文了。

在少女表白之前,他想,或许他早就已经喜欢上他了。

要不然怎么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呢。

·贰·

藤原景美是个妖怪,是掌管着京都水域的“桥姬”

她以人类的身份来到京都,还只是大正二年年初的事情。

在那之前她在干什么呢?她记不太清楚了,只知道,她像每个前辈那样,在夜晚的薄雾中立于桥头,尝试着拉人下水,不过没有一次是成功的,或许是因为“桥姬”的恐怖传说太骇人了吧。

不过自从某天在桥底下听着路过的女子谈论着心仪的男子时,她像之前历任的所有“桥姬”一样,对于名为爱的东西产生了好奇。

她在明治末年的时候还曾去过人类的市镇,那里有她从未见过的衣服和器物,那里的一切绚烂而又美好。

最终在大正二年雪消的时候,她来到了京都,成为了第二高等女学校的学生。

哦,至于过程?那并不重要,她只知道在同学眼中作为淑女范本的她在四月那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喜欢上了名为药研藤四郎的男人。

他是她的老师。

但她知道,这种事情不能表明不能声张,要不然她的老师会遭受非议的,她只能用那些看起来自然的方式一步步的接近她喜欢的人。

就像她曾问过作为掌管大阪水域“桥姬”的前辈,问她为什么不继续当妖怪而是选择和人类一同老去的时候,前辈只是回答她“只是因为有了值得我那么做的人存在罢了,但这种选择可能是每一个‘桥姬’的命运,接近人类或许是一个麻烦的事情,他们所顾及的要比我们顾及的要多的多,但当你遇到那个值得为你做的人的时候,你就会觉得,那些都是值得的。”

她找到了她命定的那个人类。

她最亲爱的老师,药研藤四郎先生。

[告白]

论起告白这件事情,还是藤原景美主动的。

那是在刚刚入秋的时候,她去找了在办公室的药研老师,明明只是通过一次师生之间再普通不过的互动来升温感情,可不知道怎么的,就在药研老师某个转过身的瞬间,她就搂住了药研老师的腰。

她把脸埋在老师的背后,闷闷的说了一句“我喜欢药研老师。”

她原本是不抱希望药研老师会答应她的。

但他只是迟疑了很久,才轻轻的应了一声“好。”

就这样,藤原景美和药研藤四郎成了一对秘密恋人。

课堂上,他会在每个转身的瞬间,和他喜欢的女孩对上目光,课下,她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大胆的在老师的脸颊上印下一个吻。

从秋天向凛冬过渡的时候,她织好了要送给给自己恋人的围巾,围巾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秀上了示爱的话语,本来只是自己的小小心思,但没有想到的是被细心的恋人发现了,不仅欣赏到了药研老师难得脸红的场景,并且得到了一个由药研老师主动的脸颊吻。

她也曾好奇问过,药研老师对于她这一切大胆的举动会感到困扰吗?药研老师是这么说的。

“啊,有的时候确实会因为景美的举动而赶到苦恼呢,但对于我来说,这些都是甜蜜的‘负担’罢了。”

[吻]

他们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就发生在刚刚,某个才下过雪的京都冬日。

在那之前,少女再怎么胆大,也只有脸颊上的亲吻罢了。

皮靴踩着雪地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有别的学生来上学了。而太阳也露出了一点点头,对于冬天来说,这个时间已经不算早了。

她离开了药研老师的怀抱,整理了一下衣裳,向药研老师道别后才走出了办公室,往教室所在的方向走。

残留在唇间的温度还没有被外界寒冷的气温夺去,说起来这个吻,倒也有点意外。

只不过是因为偶尔在他的书架上翻阅到了一本西方的读物,看到了关于“吻”的情节。

她记得她主动对她的老师说:“呐,药研老师,这个书中所说的‘吻’到底是什么呢?”

“景美想要知道吗?”药研笑了笑,他摘下眼镜,微微的凑近他的学生。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之后,一个轻柔的吻就落了下了。

她喜欢这样的触感。

温柔而又带有所爱之人的味道的吻。

啊,不过现在她需要发愁的事情还有很多呢,比如学业,比如如何永远的维持这一段恋情。

tbc·

自己倒腾了个头像啦啦啦。

以后就固定用这个沙雕头像啦。

咸鱼期即将过去…………………………(为什么放假我反而更咸了。)

【刀剑乙女】床上的猫科动物们

太阳神阿波罗的光芒普照大地。
大概就是关于日婶日常。
微博段子引发的联想
all婶向
我流ooc
目录在这【刀剑乱舞】全文目录

家猫(加州清光)

他很黏人,喜欢对你撒娇,在性事方面特别温柔。

前戏很充足,从来没有让你感觉到不舒服。

喜欢在你被刺激的受不了的时候在你耳边说情话。

任由你在他的脊背上留下抓痕。

他会在在每个醒来在你身边的早上亲吻你的眼睛。

他每一次给你的都是绵长而又温柔的吻。

野猫(药研藤四郎)

男友力爆炸,虽然只比你高一点但公主抱之类的完全不费力气。

喜欢在你的身上留下痕迹,尤其爱脖子后面地方。

或许是因为机动高的原因吧,每次都能把你做到哭出来。
(因为太刺激了。)

短刀嘛,某些事情还是很了解的,偶尔会在你的同意下玩一些奇奇怪怪的play。

情话说起来甜度完全不亚于加州清光。

吃醋的时候会当着吃醋对象的面和你接吻。

喜欢在性事的时候看着你的脸。

大猫(小狐丸)(虽然狐狸是犬科但我就是…………嘿嘿嘿。)

可能在本丸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亲吻你。

吻很霸道,每次都会让你喘不过来气。

喜欢公主抱。

性事方面有时温柔有时霸道,不过霸道的情况一般是你把他勾引狠了。

有一次把他挑逗的狠了就来了个脐橙式。

犬牙特别喜欢在你的锁骨留下痕迹。

喜欢把你抱在怀里睡觉。

起床后会给你一个霸道早安吻。

end

玩个乙女游戏攻略对象还有白月光这游戏玩的我想死……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我现在想发刀片。

【联动】你的晚安是我的兴奋剂

ooc有
含all婶向(含源氏兄弟x婶,和土方组x婶)
段子向。
目录在这【刀剑乱舞】全文目录

药研藤四郎

都说男人认真起来的样子最好看。

而你你喜欢他专注的看着你的样子。

比如现在,这个华灯初上的夜晚。

“大将还不去睡吗?”已经为你盖好被子的他正准备离去,可刚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你又拿起了手机。

“要等药研啊――要不然我可睡不着啊。”你像往常那样说着甜蜜的情话。“而且――药研还没有和我说晚安啊。”

他轻轻的笑了一下,走到你床边,俯下身,在你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在你耳边轻轻的道了一声晚安。

看着要走的他你轻轻的拉住他的衣角,你对他说。

“呐呐,药研,低下身来。”

“?”虽然疑惑药研还是照做了

随即,你捧着他的脸,吻了上去。并且不断加深这个吻,直到呼吸都乱了节奏,才停止的这个绵长的吻。

你轻轻的搂着他的身子,对他说了一声晚安。之后你转个身就盖着被子睡下了。

但你听见的不是离去的脚步声,而是感受到了床垫微微的塌陷。

“大将这样也太不负责了呐。”药研从你身后环抱着你,把头轻轻的埋在你的脖颈。

“既然大将都这么主动撩拨了,这个‘晚安’总该认真的回应吧。”

三日月宗近

“呐,三日月~再让我玩一会,一会就好,好不好啊。”

这是这个月第十五天被自家男友逼着上床早睡了。

你使劲蹦着想要拿到被他举高的手机,可在实际的身高差面前这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嘛,还是很想看看小姑娘喜欢玩什么啊。”他扬了扬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你玩的单机游戏,然后催促你赶紧睡觉。

听这个语气,男友把自己宠的和孙女一样是怎么个回事呦。

无奈之下,你极不情愿的磨磨蹭蹭的趟到了床上。

可晚上十点睡觉对于夜猫子的你来说实在有点早了,再加上还有点小生气根本就不太可能睡的着。

所以你打算报复一下自己的老年人男友。

“呐,三日月!过来一下。”

“?”

“低一下头。”

“好。”

掐着刚刚好的时间的位置,你攀上他的脖子,趁着他不注意,就把他拉在了床上,然后用手把他的衣领解开,顺着他的脊背一路抚摸向下而后又绕到胸前,双手抵在对方衣领大开的胸口上,轻轻把他推开。

“嘻嘻~三日月,晚安啦。”说完,还在对方的脸侧亲了一下。

做完这一系列举动你翻个身就开始装睡,心里还美滋滋的觉得达到了报复的目的,可你完全意识不到你要大祸临头了。

“小姑娘的胆子很大啊。”他一个横抱就把你从床上捞了起来。“这样子可不是什么好事呐,应该要给点惩罚。”说完他在你唇角轻轻的印上了一个吻,把你抱去了浴室。

至于后来的遭遇,那是你之后都再也不敢皮的理由了。

源氏兄弟

你搂着膝丸的腰,跨坐在他的腿上。他和你交换一个又一个缠绵而又深刻的吻。呼吸乱了节奏不说,心脏也跳个不停。

就在这个时候,髭切的双手按住了你的肩膀,在你轻轻的俯下身含住了你的耳垂。

“嘛,这个时候是不是该睡了?”你轻轻笑了一下“那晚安了哦髭切,膝丸。”说完还在膝丸的耳侧轻轻舔了一下。

作势要离开的你,还没有起身就被膝丸环住了腰,而且肩膀上髭切摁着你的力道也不断加大。

“主君……刚刚不应该说的。”膝丸沉默一下,那只没有被头发遮住的眼睛在昏暗的灯火下直直的盯着你,就像蛇一样。

“毕竟刚刚主君的动作……我看着都有点嫉妒呐。”他轻轻的解开你的衣领上的纽扣,“主君是不是也该和我道声晚安呐。”

土方组

你趴在和泉守的身上,玩着他垂落在前面的头发。堀川在一旁整理着衣物。和泉守则是躺在塌上小憩。

“主君还不去睡吗?”堀川笑了笑,摸了摸你的头“我们就要出阵了,主君快去睡吧。”

“……”你没有说话,而是直起身,亲了亲堀川的脸。“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就在你打算起身睡觉的时候,堀川轻轻拽了拽你的衣角。

“主君……还有和泉守先生呢。”

本是为了不打扰看起来睡着的和泉守,可这时你这才注意到,闭着眼睛的和泉守皱着眉毛。

于是你轻轻在他耳边道了一声晚安,而后附送给对方一个缠绵的吻。把和泉守撩拨的衣领都乱了,可你也只是轻轻的推开他说了一句。

“我等你们回来哦。”

说完之后你就回到了卧室躺在了床上。

和泉守那个气啊,可再怎么样,身为武士是不能因为耽误出阵的。

想着给对方了一个奖励对方应该会高兴的你,却不知道的是,当晚堀川和和泉守在战场上夺了多少个誉暂且不说,而两人因为你的鼓励,提起的干劲和多出的精力还无处发泄呢。

和那些倒霉的溯行军一样,接下来倒霉的就是你了。

只不过倒霉的方式不一样罢了(烟)。

end·

就想到一个东西

不有个梗

女孩子问:“我可以踩在你的aj上亲你吗?”

然后我就想男孩子会不会这么问:“我可以踩在你喜欢的小说实体书(漫画,刀剑乱舞画集……)上亲你吗”

【刀剑乙女】小狐先生拒绝不了!


@-梓熙- 的lof生日贺文!ヾ[・ω・`*]
小狐婶!
我流ooc
乙女向
目录在这【刀剑乱舞】全文目录

  

  [1]日常心血来潮的爱意表达!

  “我真的好喜欢小狐啊!”小狐丸今天第三次听见他的恋人兼主公对他说“喜欢”了。而正因为自家恋人这一异常的举动疑惑的时候,娇俏的少女又对着他说了一次“我真的好喜欢小狐啊!”

  “主公今天这是怎么了?”小狐丸笑笑,伸手揉了揉你的头顶。

  “没有什么。”你眨巴眨巴眼睛“我只是在向小狐表达我的爱罢了。”而后又不断凑近,捧着小狐丸的脸说“小狐不喜欢吗?不喜欢的话我就不说了。”

  小狐轻轻的叹了口气,上前抱住你,把头轻轻的埋在你的颈窝处。

  “小狐当然很开心,但主公这样子很让小狐担心啊,会认为发生了事情会让主公这样做呢。”他顿了顿“……其实小狐更想听主公说那句话。”

  “?”

  “我想主公对我说‘我爱你’。”

  听着他在耳边低喃的话语,你轻轻的抱住了他的腰,满足了他的愿望

  “我爱你。”

  

  [2]本丸厨房的那些事。

  “拜托拜托啦,光忠可不可以今天早上让我借小厨房用一下!”你双手合十,做着乞求状“我真的很想给小狐做爱心早餐啦。”

  烛台切叹了一口气,“主公真的很想给小狐丸做爱心早餐?”

  “嗯嗯!”

  “唉……那好吧,不过主公可一定要注意安全呐。”说完,烛台切就走出了小厨房。

  “放心了啦,不会做出黑暗料理的~”

  听见这话的光忠更是哭笑不得,其实说句实在话,他们家主公的厨艺还是相当不错的,可惜就可惜在不太会使刀,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进一次厨房,身上多多少少会带点伤。担心这一点的烛台切在去大厨房的路上顺道去了趟手入室,让值班的药研把可能用到的药都准备一下。

  刚刚在大厨房把给大家做早餐要用的东西准备了一下,后脚三条家早起的老年人之一,小狐丸就来了。

  “烛台切先生今天居然来了大厨房这边呢。”小狐丸站在大厨房门口,看着做才准备的烛台切,笑了一下“是因为主公借了小厨房吗?”

  “小狐丸殿猜的真准。”光忠笑了笑“今天早上大家的早饭可能会晚一点哦,不过小狐丸殿应该就是个例外了。”

  “主公她又进厨房了啊……这可真的是让小狐担心呢。”听见烛台切说的话,小狐丸一边说着,一边往小厨房的地方走过去。

  虽然因为最近本丸经常要参加夜战,打刀胁差和短刀他们归来的都很晚,烛台切和歌仙他们做早餐的负担减轻了一点,但还是要早起做饭,即使是夏季,本丸的天空也才透出了一点点鱼肚白,天上还有着点点的星光。

  想到为了他早起的你,小狐丸又加快了步伐往小厨房走过去。

  

  “嘶――好烫!又被油烫到了!”你甩了甩手,没有管被烫伤的地方,接着把准备好的油豆腐一个一个扔下锅。

  

  就在这时,你听见了后放传来的脚步声,以为是烛台切,于是头也不回的说到“烛台切都说了你不要担心啦――你看这不是好好的……诶……小狐丸?”

  看着有点震惊的你,小狐丸伸手在你头上抚摸了一下。

  “怎么?主公不原因看到小狐来吗?”

  “不是……就是……”本来想着给对方一个惊喜的你,却没有想到对方会事先来到这里。想到这你不禁觉得有点遗憾。不过早餐也快制作好了 也算是达成了自己的心愿吧。

  “看来主公是想给小狐一个惊喜啊。那小狐现在就离去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好了。”他眨眨眼,作势要离去。

  “唉……小狐你等等啦……也没有说不让你留下来,反正油豆腐也快炸好了,先尝尝怎么样。”

  “好。”

  得到了对方的回应,你转过身去捞在锅里已经炸好的油豆腐,油豆腐还有一点烫,你吹了吹正要往嘴里放,尝尝自己有没有做好的时候,他就已经把夹筷子上的油豆腐吃掉了。

  “嗯……”他嚼了嚼,油豆腐咽下去后做出了评价“很好吃呐。”

  “真的吗?可千万不要骗我。”你生怕自己做砸了对方还安慰你,急急忙忙尝了一个,虽然有点烫,但确认做的还好的时候你心里松了一口气。

  而就在这时,从你身后抱住了你。

  “这样子的主公真的想让小狐把您藏匿起来啊。”他的下巴轻轻的撑在你的肩膀上,在你耳边诉说着表达情谊的话语。

  “如果是小狐的话当然可以。”你放下手上的筷子,把自己的一只手手轻轻交叠放在他的手上,而另一只手则是轻轻扶着他的脸。你微微向后轻轻的靠在他的身上。

  “毕竟我也很喜欢小狐,喜欢到想把你藏匿起来啊。”

  小剧场

  

  

  得知主公进了厨房的消息给同伴做完手入,赶到厨房的药研看见厨房的撒狗粮现场在犹豫自己要不要进去。

  看着两人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喂完了油豆腐,药研都觉得自己要饱了。侦查力极高的他看见了主公手上的伤势,犹豫再三,正要打算进去。

  
  “主公的手烫伤了?”

  “嗯……没事的啦……”

  “那要公主抱吗?”

  “要~”

  听见主公毫不犹豫答应的药研觉得自己不需要进去了。

  要不然电灯泡太亮把两人一起烫伤就不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