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子

老公今剑

觉得ooc请出门左拐右拐慢走不送

寝当番是什么,能吃吗?

延续几个月前的脑洞
并无实质性内容
纯粹为了娱乐自割腿肉
这ooc有
如果可以接受就往下看吧

“woc,这回太太的本够刺激啊,之前说‘要开寝当番’还真就开了!买买买,这回的本这么说吃土也要买”
这座本丸的婶此刻正一脸不可名状的兴奋,双眼死死盯着桌上的电脑,仔细浏览着某太太将要新出本的放出的进度图。
今天的进侍是刚捞回来等级为十的大包平

就在隔壁近侍房待着

他模模糊糊听见一句“要开寝当番”

他有点好奇寝当番是啥

估计又是新开的当番,但是干啥的呢?

不知道

晚饭时去问一下莺丸吧

晚饭,本丸食堂(参照活击婶的食堂)

“莺丸啊,我问你个事”

坐在大包平莺丸对面的正在吃秋刀鱼的莺丸轻轻点头,示意他往下说。

“什么是寝当番?”

“不知道”

“好像是新开的……”

大包平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近处有几个短刀在哪叫嚷起来

“诶?寝当番?!”

毕竟人短刀听力好

“呐,大包平,阿路基要开寝当番?”最先发问的是今剑
与此同时,所以短刀都注意起了大包平这边,肋差也有几人,停下来进食,看向大包平那边,别的刃好像没有什么太大反应

啊,当然除了和泉守兼定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我只听见一句‘要开寝当番’”大包平挠了挠头,再回想了一下自己今天听见的,他觉的应该是,然后点了点头。

“寝当番吗……”五虎退白嫩的小脸红了起来

“寝当番啊”药研皱起了眉头

“寝当番什么的……”乱的眼睛眯了起来

“寝当番……”今剑似是有点不悦,周身弥漫着三条家大哥的气场。

“寝、寝当番?不会和阿岁他……”和泉守想到了什么,话说一半就闭了嘴,脸上红彤彤的,旁边堀川轻轻劝着
“兼先生知道就不要说出来了。”脸上也挂着似是知道了什么的笑

当晚基本上短刀和肋差们都没有吃完饭,都是一脸迷一样的表情回了自己刀派所属的部屋,搞的本丸里别的刃一头雾水,也让他们起了更多的疑问

比如

所以说寝当番到底是个啥玩意

“寝”字有关的……睡觉吗?睡觉的话是当什么番啊

晚饭后,三条部屋
“哦呀,兄长是在为什么而烦恼呢?”三日月轻轻呷了口茶,然后把头转向坐在角落的今剑。

此时三条部屋就只有两人

三条大哥气场全开导致其他三人找各种借口离开的今剑
和好像什么都没有感受到的失智老人三日月宗近

“没什么,就是阿路基她……不没什么”今剑言语间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看着自家幺弟那张美丽的脸最终给自己神经大条的幺弟来了一句

“你觉得阿路基好吗”

“嗯……小姑娘对我这个老爷爷还是不错的”

三日月将茶杯凑进嘴边

“那你想和她生孩子吗?”

听见这话的三日月宗进吓得愣是一口茶没咽下去

“咳咳……兄长是在暗示些什么吗?”

三日月尽量保持着平安京贵族老爷的风雅

然后只见兄长一脸严肃的说

“阿路基要开寝当番了”

“寝当番吗?之前从未听过呢,是什么新的工作吗?”

三日月有些迷惑,生孩子和寝当番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我还是去找小狐丸吧”

此刻,粟田口大部屋

“所以……这是要干什么?”

一期一振正跪坐在一圈弟弟中间

准确说是刚刚吃完饭准备马当番然后就被药研拉到了大部屋

接着就是一圈弟弟围了上来

“咳咳……一期尼,阿路基要开寝当番了”

先开口的是乱

然后一期一振发现在乱说出最后三个字时,他所有的弟弟脸上都变了个表情

他点点头,示意乱往下说

“所以我们决定对一期尼事实一个大改造作战计划!”

“……这两者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一期一振很疑惑

接着发现弟弟们的表情变的更奇怪了

“那个……关于寝当番的具体内容……我会在晚上给一期尼详细讲的,现在不太方便,但毕竟是关于大将的很重要的事,所以,先把作战计划公布了,让一期尼详细了外解一下”

开口的是药研

然后一期一振就看见药研拿出了大概有十来张A4纸

说真心的不知道弟弟们搞什么名堂的一期有点怕

当他把那些纸那到手上时就知道自己的预感果然是对的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对一期尼的美白方案》然后下面印着

撰写人:乱藤四郎 药研藤四郎

目标:肤色和尽量鹤丸殿一个色号

“……”一期现在被着方案标题咯的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他估计后头绝对还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方案。

“那个……关于寝当番的话,为什么要美白呢?当番应该是体力活吧”

药研拿中指推了推眼镜,镜片上有着诡异的反光

“总之一期尼听我们的就对了,最近几天你就暂时不要出部屋见大将了”

“……好吧”就当是陪弟弟们玩游戏了

还未有认识到事情严重性的一期一振如此天真的想着

再看看这边的土方部屋

“嗯……果然说阿路基长大了吗……”

“那……兼桑对此事怎么看”

迷之脸红的堀川和迷之脸红的和泉守

“咳……这种事当然是……让帅气而又……啊啊啊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寝当番什么的我为什么要再着愁这个啊”
和泉守兼定·以头抢地·jpg

“不过……话说回来,阿路基不是已经把极守给了今剑了吗?那这寝当番莫非………”

堀川天使你都脑补了些什么啊,你把你阿路基想成什么禽兽了啊

和泉守抬起他那张帅气有英俊的脸瞄了一眼堀川

“呐,国广”

“怎么了兼桑?”

“我觉得,为了防止阿路基被真剑必杀,我觉得,我们还是在主公犯罪前去阻拦她吧……”

画风清奇的土方组二话不说立刻动身直奔天守阁

但有人已经比他们早到了一步

是大包平

因为之前大包平同志在饭后问了一圈刃什么是寝当番,给的答案都是要么不知道要么不说,要么就迷之红脸。

耿直的大包平就选择来问阿路基

让我们把镜头拉到婶的办公桌前

婶看着刚刚从障子门进来的大包平一脸迷惑,有点担心,于是开口就问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大包平?”

“嗯……就有个疑惑,寝当番是什么啊阿路基?”

这把毫无防备的婶吓得直接从办公椅上直接翻了下去

“咳咳咳,大……大包平你怎么知道的?寝当番”
我日,难不成自己在某一天悄咪咪看本时喋活翻车了?

“我不知道啊,我才来问的。”

“你怎么知道这个词的”

“主公你不是说要开寝当番吗?”

“我的哥诶,我啥时候说要开寝当番了!?”

“晚饭前听到的,就听见阿路基您说要开什么寝当番”

“……”
得,还是本子间接性喋的活

接着,门外传来了堀川的声音,请求面见阿路基

婶没多考虑就把他们放了进来

“阿路基,短刀的体型是……没办法开寝当番的!!!”和泉守进来后直接扯开嗓子对婶吼了一句。
婶当时就愣住了,卡壳了大概有三秒
刚要开口又听见和泉守一嗓子
“如果可以的话,我……我……也……总之,请放过今剑他们吧”

你们到底根据大包平的话脑补了些什么啊→_→

和泉守上来两句话把婶喊懵了

她现在发现事情的严重程度已经超乎了她的想象

她觉的得给全本丸的刃解释一下

“大包平,让全本丸的刃集合,我有事要说。”顺便起身准备往外走。
和泉守和堀川的脸瞬间变得煞白
堀川发挥其高机动拦住了大包平
和泉守死死抱着婶的腰不让她往外走

“阿……阿路基不要冲动啊,对短刀出手的话三斩起步最高真剑必杀啊,阿路基”

“放过我吧和泉守,我只是想去解释一下并不是要开寝当番啊啊啊啊啊!”

和泉守听到这话遍把把婶的咸鱼腰放开了

堀川也再没拦大包平

经过一番心里冲击和生理冲击后,婶已经没有精神和力气了

但不趁着今晚解释明天不知道又要搞出什么夭蛾子

“总之,你们先随我过去吧。”

等到了集合场地,本丸的刀基本上都到齐了,到的最齐的是短刀,离她站的位置也是最近的。

好像本丸真·大佬们都知道了呢(。

“咳咳,今晚把大家召集过来有事要说。”
眼睛往台下一瞄,婶果然发现短刀们都变了表情

“我,这个本丸的阿路基,不会开寝当番,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好了,解散!”

“看起来那些方案一期尼应该不用执行了,也不用给一期尼讲寝当番了”乱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些惋惜。

“所以寝当番到底是什么啊”以及终究还是没有解决自己疑问的大包平

“所以说,发生了什么?”这是本丸大部分刃的反应

啊啊,我的本丸是发生了什么质变吗画风为什么这么清奇啊
听到了本丸一群刃小声嘀咕的婶如是想到。

end .


































评论(7)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