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子

老公今剑

觉得ooc请出门左拐右拐慢走不送

【恋与审神者】狐之助围观下那什么的修罗场(三)

狐之助视角
突发奇想的脑洞?应该没有人写过吧。
本丸的规模参照活击婶。
但整个本丸只有一个狐之助。
短刀出现的都是极化过的。
ntr有,ntr有,ntr有!!!
ooc,巨型ooc!!!
一如既往的段子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请继续吧。

12
第二天清晨
我现在在去往加州清光部屋的路上。
遇到了一期一振。
我现在该说什么,打招呼吗?
“嗨?一期一振殿……”
“呐,狐之助,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
你们兄弟一个两个的事真多。
“请问……是关于什么的呢?”
“关于我向审神者表明心意这件事。希望您可以保密。”
“原因呢?”
“您难道对这个本丸的情况不了解吗?”
了解,知道你们刀子精个个都爱审神者。
不就是害怕把你的恋情搞夭折吗。
但我那有那么好心啊,你弟弟交代给我的事还要办的。小辫子还在他手上呢。
“……”我选择不说话。
“您一向懂得我们的心意不是吗,我非常感谢您在出阵时做的那些事,让我有机会说出自己的心意。”
这话的意思不就是“我抓住了你的小辫子”吗?!
“药研告诉你的吗?一期一振殿下。都喜欢审神者却……”
“你说什么……”
一期一振的蜜色眸子瞬间沉了下来。
顺便掐住了我的脖子。
“药研……也喜欢审神者吗?话不能乱说的啊,狐之助。”
感情您不知道您的弟弟喜欢审神者这事啊。
“证据呢。”
“咳……就……就是你亲吻审神者那天晚上……药研殿在假山后面看着呢。”
所以都说了那天晚上我就该把自己戳瞎的。
要不然那来这么多的事。
“连……那种事也知道了啊。狐之助,你觉的什么人可以永远保密呢。”
不是,大兄弟你把我放下来好好说话,我知道你和审神者亲了个嘴本丸的事如果让其他刃知道会直接放弃整你,同时直接把你摁进刀解池。可是在他们要你命之前,你就直接把我命要了啊。
所以都说了该把自己戳瞎的。
“不会……不会说的……还请一期……”
话没说完,他手一松我就被扔在了地上。刚刚抬起头来还想要和他再周旋两句,结果他已经背过身走向粟田口部屋。
“狐之助,你只要保密就好。说漏嘴的下场你应该知道,我之前说的不管是向审神者表明心意,还是我亲吻审神者的事,都要保密。现在先放你一马,我还有别的事要做,知道了吗?”
可是你弟弟还要我把你告白的事告诉加州清光呢。
都把你得罪了,再咋得罪也无所谓了,总不能再多得罪个你弟吧。
看着一期一振走远的背影,我被他掐过的脖子还隐隐泛着痛。
“啊啦~是狐之助,脖子是被谁掐过了?”
知道被掐过了你还捏着我脖子把我提起来。
不过……这刃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啊?
我轻轻转了个头,目光怼上了一双红眸。
是加州清光。
我觉的,我的脖子更痛了。

13
我现在,在加州清光住的部屋里。
“加州……殿。”
“有什么事吗?我刚刚可是救了你哦,要不要把审神者的姓名作为报酬告诉我呀?”
小小年纪能不能一天不要光想着神隐。
学学人家千年老刀精,你和刃家比起来根本不在一个段位上。
“是有事要告诉您。”
说真的,我有点犹豫要不要告诉他。
“说吧,什么事。”
“一期一振殿向审神者表面了自己爱慕对方的心意。”
我听见了加州清光坐的地板发出被痛打的哀鸣。
“审神者大人……没有拒绝。”加州清光怕是要爆炸了吧。
……
……
……
??!
诶,居然没有反应诶。
“说吧,是谁让你告诉我的?你是不会这么好心告诉我这些的。”
“不是……”
加州清光把刀架在了我脖子上。
“药研藤四郎。”
“原因呢?”
“您觉的呢?”说真的我觉他刚刚问原因是啥纯属多余。
“你干什么事被他抓到了。”
“这个……就不必说了吧。”
他把刀往我头上凑了凑。
然后我就巨怂的把我给今剑徇私的事说了出来。
他拿着刀直接就劈向了我。
他是真的想要把我杀了。
我慌不夺路,直接破门而出,看见不远处一个深蓝色的身影。
不管了,命要紧。
我扑向了他的怀抱。
“哈哈哈,狐之助殿也想和我亲密接触吗?”
……
我只能说,我扑到三日月宗近的怀里,只是暂时保住了命而已。

14
平安老刀精发挥自己的气场,和加州清光暗怼了一阵。
加州清光表示,“我今天一定要把狐之助砍了”
三日月宗近表示“抱歉,不可以呢。实在要砍的话先打过我吧。”
现在是早上,打刀是怼不过太刀的。
虽然不知道三日月宗近为什么要冒着得罪加州清光的危险保护我,但还是很感谢平安老人把我命保住了。

我被三日月宗近带到了三条部屋。
三条部屋没有刃。应该是被审神者派遣去做工作了。
三日月宗近没被派去做工作估计只是因为干不好活。
啊,话说三条在这个似审神者后宫的本丸里,可是和粟田口的受宠度不分上下的啊。今剑和五虎退的宠爱使得自己所属的刀派都受到了审神者关注。
这就是所谓一刃得道,刀派升天吗?
我想应该是的。

三日月给我脖子糊了个药膏贴之后,撸了一下我的毛。
然后开口说
“看在你帮了兄长的份上暂且救你这个小家伙一命。”
真的不知道帮今剑徇私是福是祸了
“兄长的事我不会过多问,但救你的事,不会有下次了。”
你不问是因为你总有办法知道。而且要我命的事我也不希望有下次。
“休息好了之后,请狐之助殿回去吧。”

15
我慢慢溜达回了自己在天守阁的窝。
心情很遭,决定去把自己晾一会寻找阳光的安慰。

我觉的,我可能天生和搞事有解不开的缘分。
就在刚刚晾自己的时候,我听见我待的房顶下有刃说。
“我对主公其实并不感兴趣呢。”
“为……为什么呢?主公不好吗?”
是包丁藤四郎和五虎退。
“不是啦,是因为主公不是人妻啦。”
“人……妻?”
“啊,如果主公属于一期尼的话,那她就是人妻呢。而我,最最喜欢人妻了呢。想要和人妻一样的主公永远在一起。”
所以呢?
这就是你想给你哥带绿帽的理由?

tbc.














评论(14)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