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子

老公今剑

觉得ooc请出门左拐右拐慢走不送

【刀剑乙女】一个陌生女人的一生

乙女向。
审神者单箭头三日月宗近。
ooc有。
私设有(比如刀子精们感受审神者的存在是考灵力补给感知的,并无本身契约存在,也就是说只要灵力预备够,就算审神者凉了也不会被刀子精们发觉。)
以上如果可以的话请继续。

审神者已经三个月没有来到本丸了。
这让本丸的刀剑们有一些忧心,毕竟他们的审神者已经八十多岁了,他们担心她在现世会出什么意外,但之前一次的因为审神者骨折住院治疗三个月的经历让他们还没有显得那么着急。

“主公大人上一次离开本丸的时候脸色很不好呢……你说会不会……”加州清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旁的今剑跳起来捂住了嘴。
“不要说不吉利的话啦!主公大人绝对好着呢!”
他们一个拄着扫帚,靠在本丸门口的廊柱旁边,另一个则是在和本丸的三花猫在玩,但很明显的是,他们都在往门外张望,期待着某个身影会出现在山底的鸟居下面。
虽然说着那样的话,但不论是今剑、清光还是本丸别的人,他们都知道,审神者的时日不多了,那个从十五岁起就成为他们审神者的娇嫩少女的生命即将要走到尽头。
他们在获得人身以后,第一次要清醒的面对主人的离去。
这种是比在还是刀的时候失去主人的感觉要痛苦的多。
今剑就曾在无数个出阵回来的夜晚听见审神者剧烈的咳嗽声中夹杂着长谷部在深夜里的悲泣。

万叶樱的灵力又少了一点,高大的树木开始不断的往下掉叶子。
这是一个不详的预兆。
万叶樱的枯竭意味着审神者在三个月前就没有给他补充过灵力了,虽然把情况反映给了时政 灵力补给也很快拨了下来,但他们都没有人去给树木做灵力补给。
他们都在等,只要等到灵力补给临近警戒线还没有补给时他们就可以知道审神者是不是出了事情。
加州清光在某个早上起床后,看着自己略显透明的手掌就知道他们最不想看到的结果还是发生了。

本丸除了几个平安年间的老刀还稳得住情绪以外,大部分人已经开始焦虑,已经有一些短刀已经哭了出来。
时政拨发的灵力已经补给上了,他们的身形再次凝固,可怎么也放不下心中最担心的事情。
时政在那次报告之后就着手去现世调查,但依然没有头绪,没有有找到遗体,通过和现实那边交流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确实不在了。
收到噩耗的本丸的大家情绪终归没有绷住,哀伤的阴云笼罩在了每一个人身上。
巴形去了审神者的办公室,把本体放在了办公室那个经常为他准备的刀架上之后就散去了自己意识体,长谷部也一样,只不过他是在给今剑交代过后才把本体放在审神者的办公桌上才散去了身形。
他给今剑说
“记得在主公葬礼的时候把我俩也一同放进去,至于遗物的话就交由那个罪……不,主公深爱着的人来收拾吧,葬礼也由他主持好了,这些应该都是主公愿意看到的吧。”

这个本丸经常做进侍的就那么几位,长谷部,巴形,今剑,加州清光。都是对于主公有极大依恋和渴望宠爱的人。
但这个本丸知道一生未婚的审神者爱的人是谁的就只有两位。
一位是曾守在审神者病榻前在审神者昏迷时听见那个人名字的压切长谷部,另一位是在审神者睡着说梦话时知道那个人名字的今剑。
那个被审神者深爱的人的名字叫三日月宗近。

“所以,今剑兄长有是为何让我来到姬君的房间呢?”三日月的状态看起来比本丸其他的人要好很多,但那个被濡湿的蓝色狩衣的袖口可以看出,三日月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淡定。
“主公的……遗物,就由三日月来收拾吧!”
三日月虽然不明白兄长他收拾审神者遗物的缘由,但他也没有问太多,点头应下兄长的要求,便抬步向审神者的卧房走去。

三日月得知在审神者离世的消息那一刻后就去自己换上了出阵服。
在三日月看来,这种方式算是他对审神者的一种悼念吧。依稀还记得那个小姑娘不知道是在几十年前说过的。
“三日月穿出阵服真的是太好看啦!”

房间不大,桌子上还有一袋已经拆封已久软掉的薯片,墙上还贴着追番计划表,衣柜的衣服不太多,自打那一次骨折后本来长时间在本丸的审神者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长时间滞留于现世本来留在这的衣服也带回去了不少。
书桌放的小镜子上还有一个三日月宗近的可爱的贴纸头像。
拉开抽屉,里面看样子只放了一个文件夹,三日月看了看,可以确定的是,文件夹里夹的是遗嘱。

把一切衣物,零食,漫画,还有老年体操教学光盘之类的收拾完之后,三日月有点不太忍心想动审神者办公桌上的东西,毕竟算得上是审神者在这个本丸留下的最后的痕迹了。
他最终还是把手伸向了书桌上的东西,他抬起了最初看见的那个镜子。
“咔哒”一声,一个之前没有发现的隐藏在那个放遗嘱抽屉下的暗格弹了出来。
里面放的是六个厚本子,其中最上面的一本看上去已经有一些年头了。
[若是你在参加我的葬礼前第一个看见它们的人的话,请打开看看吧。]
本子的上面放着这么一张白色字条。
三日月宗近坐在审神者曾经坐过的椅子上,翻开了第一个蓝皮本子。

【2205年,一月三日,x曜日,天气晴 】
『哈哈哈,终于通过时政的考核啦!所以那种难的一批的题到底是那个魂淡想出来的,过线率只有百分之五怕不是比国考都难哦,要不是因为刀子精的颜谁会去考这玩意啊……不过今天难得在考场看见两个男的……所以这个职业的男女比例是一万比一吗?而且看合同那种五年内的封闭性工作怕是男朋友都难找……我十五岁的美好青春就这么要当单身狗了……但看刀子精的话或许我也有希望勾搭一个呢!比如那个看板郎三日月宗近嘻嘻嘻。』

带着黑色手甲的手指微动,翻到了下一页。

【2205年,一月五日,x曜日,天气阴】
『主公这个称呼还是不太适应。
战争这种东西什么的,果然不是儿戏啊,清光第一次出阵就伤那么重,虽然后来才知道这是时政安排的程序。
但还是太残忍了,伤的那么重……我这个主公也有点太不称职了呢,有点理解自己肩上的责任有多重大了,之前说的什么的找男朋友的就当玩笑话好了,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笑话……日记看来近期也做不到天天写了,就先哪天能写就写吧……
还有,愿妈妈一切安好。』

……
【2205年,十二月三十一日,x曜日,天气小雪】
『前线算是守住了,也算是过了开荒期,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啊,不过期待了很久的看板郎还是没有来啊,失望,欧皇小幸运都锻不出来呢,啊啊啊啊,那么好看就算不能亵玩但远观也是可以的呀……明天就是新年了,先让大家好好休息一下吧!过个好年也是对大家的犒劳了!
希望新年祝福可以送到妈妈身边!』
……
【2206年,一月三日,x曜日,天气晴】
『看板郎他来了啊啊啊啊啊啊!我真tm的高兴!话说赶着我上任周一年来的我爱死欧皇了!么么哒小幸运!
还有就是这个颜我真的可以吹上天,他真好看,他真好看,他怎么那么好看……
啊,如果不是刀子精的话我就撩他了呜呜呜。』
……
【2206年,五月二十六日,x曜日,天气阴】
『啊,感觉爷爷真的好温柔啊,感觉真的有点心动了呜呜,话说他穿出阵服是真的好看,至于内番服那种品位……不做评价不做评价,还有他泡的茶也真的好好喝!没有那么苦!
爷爷真的是太好看啦!人也好好!……』
……
【2207年,六月三十六,x曜日,天气大雨】
『我真是个魂淡,为什么没有注意战场的安排,居然让三日月为了保护队友受了重伤,看起来都快要碎掉了,可是他还在安慰我,而我为什么会煞笔到居然忘了准备御守。……先买一个极守用着吧。据说审神者可以做一个保护作用更好的,总之以后再说吧。……』

看到这一页的三日月用手轻轻触碰了一直被自己佩戴着的御守,它并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是万屋的大路货。

【2207,七月一日,x曜日,天气晴】
『宛如一个智障。
御守这玩意怎么这么难做啊啊啊啊啊啊!好不容易做好一个居然那么丑,虽然说作用还可以但为什么这么丑!哪个神仙太太给我借一只手啊!
所以送御守什么的开玩笑吧,不存在的,那么丑的玩意我送出去自己都嫌丢人。
啧,但好歹是自己第一次做的手工,还是留下来吧,就当纪念品了。』
……
【2208,三月二日,x曜日,天气晴】
『啊啊,今天也和三日月一起喝了茶吃了团子……虽然依旧很想家,但今天三日月和三日月聊聊天感觉那种难受的情绪缓解了很多。想想也是还有两年就可以回家啦!
但感觉有一点点心动……不过怎么可能……我觉得我还是一天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好好工作!』
……
【2210年,一月一日,x曜日,天气大风】
『二十岁的生日和本丸的大家一起过的!非常开心!有很多感动的事情啊!
还有喜欢三日月送的平安时代的头饰www超级可爱!
决定以后重大场合就戴它了!
啊,不过为了带这种名贵头饰的话就不能染发剪发了吧……算了算了留着也好,免得长谷部训我。
以及我真的要不然去报个缝纫班去学学手工吧,还是想给三日月送御守啊。』
……
【2210年,一月三日,x曜日,天气晴】
『今天是我成为审神者五周年的日子。
回到了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过的现世突然间有点不适应。还有我才知道母亲并不清楚我的工作性质,有点意外。但她还是同意我继续干下去。
啊,但假期也很短暂,难得来一回现世要不要给大家带一些礼物。
应该是个好主意,三日月我记得挺爱喝茶的,明天去商场看看吧。
钱包估计又要大出血……』
……
【2210年,一月七日,x曜日,天气阴】
『难得我这个公关ky居然买对了一回礼物。
看样子三日月好像挺喜欢我买的茶叶的,小天狗也很喜欢我给他买的故事书。
看着三日月收到礼物的表情总觉的心里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
【2212年,八月三十日,x曜日,天气大风】
『在入职七年的时候,我终于确定我喜欢的人是三日月宗近。
发现这一件事居然只是因为母亲在假期的时候问话。
“啊,妈妈看了一个很不错的男孩子呢,反正看你的工作也没有时间处对象……女儿要不要去看看?”
我才二十二岁……母亲已经有点着急了。
那个时候居然想的是我有喜欢的人了,而第一个出现在我脑子里的是那个叫三日月宗近的男人。
我喜欢他。
……
最后还是回绝了妈妈,感觉有一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希望母亲不要知道我的工作是和那么一群男人相处一起打仗吧,否则这工作怕是做不下去了。』

三日月宗近的手顿了顿,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翻下一页。
他开始有点慌张了。
最终手还是翻过了那个泛黄的纸张。
……
【2212年,十二月五日,x曜日,天气大雪】
『天气有点冷,今天在居酒屋喝酒的时候遇见了曾经还是学生时代的同学……工作待遇优渥,人也很好,他在居酒屋絮絮叨叨说着一些尘芝麻烂谷子的事。
都是成年人了怎么会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两个收入不错门当户对的职业男女……搭伙过日子。
暗恋什么的虽然放不下,但还是太难了。
我和三日月宗近的差距不是一点点,而且他是神我是人……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所以普通的生活……试试看吧。』
……
【2213年,三月三日,x曜日,天气阴】
『试了一年多的恋爱还是在得知要在结婚后强制掉离职位的我还是放弃了,我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喜欢三日月宗近……为了分手的事情还和妈妈闹了不愉快,毕竟也是本来都要成家的年轻人其中一方因为工作这种看起来愚不可及的理由就果断分手感觉就像一个幼稚的小鬼……但我还是无法接受。
我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2215年,五月二十日,x曜日,天气晴】
『我今天去参加了那个男人的婚礼。
心里的愧疚感感觉消失了一点,那对新人看起来很幸福。男方也没有计较过去的事情,他只是说,他太着急了。……
酒店人不多,新娘的婚纱很漂亮,如果我穿上婚纱,身边陪伴我的是三日月就好了。
回去后找和服店做一件白无垢吧,或许日后可以用到呢www。』
……
【2219年,一月二日,x曜日,天气晴】
『眼角出现的几道细纹让我突然间认识到,我是一个正在衰老的普通人类。
回了一次现世,我拿出了那个拿回来后就放在我单身公寓的白无垢,我穿上它在镜子前看了看。
一点也不好看。
即使专门为了那个人留了一头长发,盘起来搭着衣服也不好看。
去明天去做个头发吧。也好断了念想。』
……
【2219年,一月四日,x曜日,天气晴】
『被长谷部教育了……
虽然我知道染成红色剪个短发的这种御姐风格根本不适合我,但在楼下理发店的linda老师的安利下没劝住自己。
三日月也是一脸惊讶,而且看样子尤其是保守的刀被我吓坏了都。
以后再不染了……』
……
【2220年,一月一日,x曜日,天气晴】
『三十岁生日快乐!
没想到作为审神者的日子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就觉得时间过的真的是太快了。
母亲昨天又来了消息,让我去相亲,这算什么啊,不结婚就是大龄女青年的悲剧了?
虽然不太想去,但看在是妈妈的建议的份上,还是去去好吧。』
……
【2220年,一月四日,x曜日,天气阴】
『我的天呐,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男人。
直男癌什么的头一次看见病这么重的,身高说是一米七其实一米六几,还秃顶,小别致真东西。
我真的是疯了才会去见那个男人,一本丸帅气的高颜值帅哥是不够我欣赏吗?妈妈这回也确实有点过分了,什么都没有调查清楚就急着让我去相亲……真的是喝了三瓶酒才算是浇灭我我的火气……
重点是大半晚上回到本丸忍不住向暗恋对象吐槽同时还能和对方彻夜长聊,还能喝到暗恋对象的热茶再看看对方那张脸,真的,结婚这种玩意谁踏马的爱干干,我真的是傻干什么亏本买卖』
……
【2225年,五月二日,x曜日,天气小雨】
『在这种封闭的工作环境下还可以收到同事的告白真的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对方是一个比我任职年龄短几年的新人,但也算是审神者中的佼佼者。
但鉴于我的年龄,以及一些别的方面的事情,我回绝了他。
但那个年轻人说,他会等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他明明值得更好的人,就像我永远配不上三日月宗近一样,我也永远配不上他。』

“我永远也配不上三日月宗近。”他的主公是这么说的。
明明三日月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主公的事,但他觉的,自己好像在主公任职的六十几年里忽视掉了一些永远不会再得到的东西。

……
【2226年,三月八日,x曜日,天气阴】
『母亲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自从去年冬天开始。
虽然现在的医疗科技很发达,但他延缓不了人自身的衰老。母亲应该会好起来的吧。
或许是时候该考虑一下结婚的事情了,每次看见母亲的眼睛,她总是带有一种遗憾,我无所适从。
或许也是时候该考虑一下离职的事情了。』
……
【2228年,六月二十一日,天气大雨】
『母亲知道了我干的什么工作,原因无它,只是因为时政与溯行军长年的拉锯战已经攻破对方的二号防线了,审神者的保密性工作向社会公布了,也好交代每年大量的税收到底用到哪了。
母亲十分生气,但她也十分后悔,后悔我当年为什么让我去参加入职考试,去干那么危险的工作。
母亲觉的是她把我害到现在这个孤身一人的样子。不论怎么解释母亲话是不听。但她也也没有逼我辞职,也再没有让我相亲。但因为这件事,母亲的病情加重了。』
……
【2230年,一月二十六日,x曜日,天气晴】
『母亲几天前去世了。
带着深深的遗憾。心里很难受,她临走前给我说,如果真的喜欢这个职业就这辈子把这个工作干好吧,你年纪这么大了,不求你成家了,只求我不要危害社会。
心里一直很难受。
母亲去世后过了几天才回到本丸,一度十分无助,是真的再考虑离职的事情了,
。但母亲的遗言还在心里提醒我……
“姬君可是我们的主公啊,我们可是您的臣子,命运什么的难道不是由主公决定的吗?”
三日月给我给了答案。
我也从过往的悲伤情绪中走出来了一点,发觉自己肩上背的担子很重。
总之,好好工作吧。』

三日月看到这里觉的自己真的是有点过分了。
在人心脆弱的时候,自己居然说出那样的话,完全没有听见主公语气中的状态不好。
三日月宗近觉的这些本子在他手上越翻越厚了。
……
【2235年,八月十七日,x曜日,天气晴】
『四十五岁中年大妈再一次拒绝了后辈的交往请求。
后辈也不年轻了四十出头了。
三日月那张脸这几十年就没有什么变化,幸亏当年没有脑子一热去表白,要不然现在不知道该会有多难堪,我再过几年就是大妈了,而对方的脸上没有任何岁月留下的痕迹。
人和神的中间,隔了一道天堑。』
……
【2240年,一月一日,x曜日,天气晴】
『五十岁了。
生日宴办的没有二十岁那一年热闹了。但还算高兴。
和三日月的交流越来越少了,啊,虽说之前根本就没有什么交流。
或许就是怕自己的感情不受控制吧,作为一个合格的审神者是不可以这么干的,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大家。
早年留的红色短发已经在头上没有痕迹了,但在那再次留长的头发中已经又白头发了。
但一直没有机会戴三日月送那个簪子,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带上了吧。不过这么久了,办了几十次生日宴了,三日月也送给我不少东西,但最中意的还是那个簪子。
或许就是少女情怀起了作用吧。
总希望可以在这个年纪的时候留一些纪念意义的东西。
于是和本丸的大家拍了合照。
除了自己不好看别的人都好看,所以这个纪念感觉真的是让人不太高兴的起来。』
……
【2240年,一月十日本,x曜日,天气晴】
『买了一对对戒。
不知道为什么就一眼看中了。算是纪念品了吧。』
……
【2250年,三月三日,x耀日,天气晴】
『好了,我这个审神者终于成为老太婆啦。莫名其妙的有点高兴。
那个后辈又来找我了,不过这次不是了。
总感觉这么大岁数了谈什么情啊爱啊的怪怪的。他是来找我在现世搭伙过日子的,就一天离得近一点,出去散散心之类的,毕竟年岁大了,灵力也支持不起天天呆在本丸的消耗了。
但我还是没有同意……
原因自己也完全说不上来。』
……
【2262年,七月二十日,x曜日,天气阴】
『身体越来越不好了,还摔下了楼梯骨折了。
看着我那打着石膏的腿,和在一边给我削着苹果的后辈,最终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日常出来散散心,双方帮衬一下。』
……
【2275年,一月三日,x曜日,天气阴】
『身体衰竭的厉害,日记也写不了多少了,手也控制不住的哆嗦,提起笔都费劲,我都知道的,这些是早年的工作留下的。
而就在几天前,我收到了那个后辈去世的消息。
看来这一行确实太伤害身体了。

天天咳嗽的厉害,长谷部每次躲到没有人的地方哭我也能听见。但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喝药不顶用啊。
早上难得感觉身体好一点,把长谷部支去远征,就出去了。
起初在樱花树下座了一会,粟田口的刀则是在野餐。
三日月也在,想了一下,感觉逃避没有必要,就和他聊了一会。
他有点惊讶,但也很快和我聊了起来。
他没有变,还是和当年初见一样温柔,只是我变了,我从小女孩变成老太婆了。
这时候放下一会杂念,我才知道他为什么显的惊讶。
在我当审神者的八十五年当中,或许是怕对方发现吧,我和三日月宗近并没有说过太多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写这些文字时突然想哭。
一个女人爱了一个陌生人一辈子。
或许当年仗着年轻气盛参加了考试当了审神者是个错误。
但我不后悔。
可以遇见三日月宗近就是上帝给我最大的恩赐。』
……
【2277年,二月二十四日,x曜日,天气晴】
『时隔两年再次拿起了笔。
这应该是最后一篇日记了。
我有预感,我活不久了。为了安排一些事情,我应该去一次现世,也按时政要求提前写好了遗嘱,安排了一个我考察了很久的年轻人做本丸的继承人。
不久后会回来,我还是期望身边有熟悉的人陪我走完生命的旅程。
最后我想写的,就是给看到这些日记的人。
不知道翻开本子的是今剑还是长谷部还是巴形,还是清光,或是其他人,反正不可能是三日月宗近。
谢谢你耐着心看完我的一生的故事。
而这种本应该带进坟墓里的东西让你们看只是因为一些私心,我相信本子对面的你也也知道了,你们的主公一直爱着那个叫三日月宗近的男人。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可以让他主持葬礼。
有一句古话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所以就当是给我六十二年的情感做一个了结。
至于我的日记就不必拿给他看了,它们会在你看完后消失的。
感谢你们陪伴我走过的这些年。
还有希望在我走后,你们不必过于悲伤,以及好好活下去。』

三日月合上了最后一个本子。
他把前面的本子翻看了一下,内容确实都不见了。
姬君到死都想在他面前维护着那个完美的形象。
三日月的嗓子就像堵住了一样,什么声音也发不出,他只能缓慢的把那一个又一个空本子装进纸箱。
再怎么美丽与强大,即使作为名物中的名物,他也难以想象人类的情感是这么深刻的可以发生在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身上的。
他到主公去世,都没有察觉主公那让人心疼的情感。
但于他而言,或许经历几千年风雨飘摇,但这份短短六十几年的情感,却是让他头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人类的感情。

本子所在的抽屉还有两样东西。
一样是一个早已经没有灵力的缝的难看的御守,另一个是一个红绒盒子,里面是一个男戒。
他把两样东西藏进狩衣宽大的袖子里,他想,不论如何,哪怕就当怀念了,他也想记得有那么一个主公,为他倾尽了一生的情感。
虽然他不爱他的主公。

拉上纸门,缓步下楼,走过回廊,来到了本丸门口,准备和政府交接,同时也想完成主人最后的遗愿。
门口只有今剑一人负责和时政交涉,其他人都被他支开了。
“啊,今剑殿,确定了,是孤独死,在离开本丸当天在现世因为疾病发作在房间里去世的,一个月后才被人发现了。”
“你……说什么?”
“是孤独死……还有,因为是紧急处理的尸体,毕竟发现时已经腐烂了,就匆匆葬在公墓了。”
“……葬礼呢?”
今剑的声音轻不可闻。
“十分抱歉……”
“……在现世的遗物呢?”
“因为两边机关信息不对称,而且发现时尸体腐化的厉害,为了安全起见在,确认对方没有亲属就把衣物之类的物品火化了,但还留了一个,因为在火化尸体时因为腐化的关系,尸体上的戒指没有办法取下来,就先割开了,暂时保存了下来。”
“……”
那身小姑娘期待了一生都想穿上的白无垢也化做了一捧灰。
工作人员递过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一个变形断掉的戒指。
“……请回吧。”
“万分抱歉……”
今剑此刻是崩溃的。
三日月也愣在了原地。
太凄惨了,他们的主公太凄惨了。
那个当初拥有明媚笑靥的小姑娘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啊。

今剑跳进了刀解池。
三日月没有拦住。
他也想去现世探望,但因为使用的是政府拨发的灵力是没有办法出本丸的。
连看一眼都做不到。

三日月把审神者孤独死的事实瞒了下来。
这个本丸很快迎来了新的审神者。

“这里是……我要上任的本丸吗?”
“是的呢,小姑娘。”
小姑娘怯生生的,有点不安。
或许没过几天,本丸的道们借用新审神者灵力去看主公的时候会发现那些被他瞒下的事情。
但三日月觉的,既然她希望他们好好活下去那便好好活下去好了。
他会把这个审神者好好照顾,直到她离去他们为止。

end·

ps:虽然知道没什么人理我但还是想说一下,因为五月份三次元的事实在太多,可能更的不多。
但少更也是主要更刀子精们撩人的瞬间那个系列。

评论(23)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