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子

老公今剑

觉得ooc请出门左拐右拐慢走不送

【刀剑乱舞】刀子精们的儿童节礼物


六一贺文?(节日贺文总算有一个赶得上躺的了)
我们不开车刀子精开车啊嘻嘻嘻
大概是一个时间线上的有关文

【刀剑乱舞】房子漏水后借住在刀子精的部屋发现了新大陆

知道这个时间梅雨季有点早了所以大家忽视一下客观事实。
可以按这个时间线看。
日常无cp
搞笑向。
ooc有。

“啊,又到了六一儿童节了啊。”躺在卧室里的你对着公文打瞌睡。
“所以主公我们的礼物呢?”旁边今剑眨巴眨巴眼睛凑了上来。
“没有。”
“诶~明明是六一儿童节的。”
“三条大哥你自己数数你够当我几个爷爷辈了不要杖着脸嫩就找我要礼物。”
“那主公想要什么呢?”今剑动了动你的头发。
“啊……没什么想要的……你们真的要送的话不如发点福利,实质性的。”
“比如呢~”
“什么西装啊,白大褂啊,短裤啊,军服啊,女……咳咳咳,口误口误,给我下一本本子提供些灵感什么的也好养家,就哪怕让长谷部把他那长裤下的吊带袜给我看看也行啊。”
三十五度的高温加上连绵不断的梅雨把你熏的昏昏欲睡,前几天才修好屋子从短刀部屋搬回来。再加上几天都没有睡好现在整个人意识都是迷糊的。
然后咪酱这个操心多的表示冰棍什么的您就别想了。
和长谷部的为了您的身体健康就不要开空调以免和去年一样感冒。
呵,吹不了空调还不能口头上损你吗,封建老头压切长谷部。

“啊,也不是不行呢……那主公就好好期待礼物吧。”
“好好好……”
听着今剑咚咚咚跑下了楼你则是一头栽在了桌子上彻底睡死过去。

“所所所……所以爸爸们你们这是干啥啥啥……”
你一觉睡起来还有些迷瞪,接过就被穿着白大褂的药研请到了大广间。
“当然是给您送儿童节礼物啊。”
可是这个礼物要不要太刺激?
你看着眼前的景象,吓得背贴在门上哆哆嗦嗦指着面前一群人说不出话来。
大广间现在是什么样子呢?
全员短刀穿的是你上次去现世送给乱的礼物的红色系偶像套裙。款式多样,主打红黑色系。
重点是裙子都很短。再加上配套的黑丝白丝,长袜中袜短袜。
比如今剑穿的那一身无袖套裙,腿上是长度不等的长短袜,还扎了两个双马尾。
在比如乱,红黑色长袖露背黑红的小皮裙,腿上套的是渔网袜。还扎了你一直想看的高马尾。
又比如黑色西装修身的三日月宗近,白大褂还配了一副眼镜的鹤丸国永,穿着西式白军服的一期一振。
他们的特点是每一个扣子都扣到了最后一个,严丝合缝的衣服下蕴含的是禁欲的气息。
什么烛台切光忠的西式学院装啦,小狐丸的酒保服啦。
更不用说短刀那一条条裙子了。
哦,对了还有肋差双子的管家装。
白手套什么的,啧。

“诶……主公不喜欢吗?这可是我们为了你特意准备的儿童节礼物呢!”
“满意满意满意满意……”

神特么儿童节礼物……不知道的还以为搞什么奇怪的play呢。
不过短刀们,你们干的好啊!
不愧是可以给本子写脚本的人。

看着你惊恐的样子,三日月似是有些不解。
“小姑娘是对老人家这一身不满意吗?”
“不不不,只是因为太突然了。”导致心脏受到了暴击。
“但看来对于主公来说是意外的惊吓呢”鹤丸在一旁也在插话。
“所以你们下一次能不能给我打个招呼……”
“这不是主公自己提出的要求吗。”
“我什么时候说的……”
“中午主公睡觉的时候啊。”
“……”
缓了一会才想起自己中午说了什么的你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然后发出了嘿嘿嘿的笑声。
慢慢了解了发生什么的你,体内的属性又开始觉醒。
听着你发出的笑声,那些短刀以外的刀子精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准备开溜。
“来来来,成年刃们先别急着走,让我先拍~几~张~照~片~”
但老年人也不是傻子,鲶尾小哥哥凭借机动优势闪到门边你一句话就让他们丧失了走出大广间大门的权力。
“如果大家还想看你们主公画的本子的话,短刀爸爸们要不要帮帮忙?”
……
至于后来,在极化短刀和非极化短刀夜战室内战优势的帮助下完成了你想要的结果。
看着手里的照片,你露出来一个愉悦的笑容。
这是在你屋漏偏逢连夜雨时同睡一个屋檐培养出来的感情。
一起交流本子的感情。

“好了,大家可以走了。”
被你这折磨的一脸菜色的成年人马不停蹄的跑出了房子,看着他们走远,你问出了埋在心底的疑惑。
“感觉太刀他们哪边人来的好少,你们是按什么坑人穿衣服的?”
“当然找自家兄弟啦,大将,一期尼那种单纯的性格多好坑,撒撒娇就好了~”
“可是我也没有看见明石,江雪,宗三,岩融和石切丸,长谷部他们呀。”
短刀们沉默了一下然后回答你。
“江雪哥哥和宗三哥哥不能来吧……江雪刚刚会给我念咒的……”
“明石他又睡过去了……萤还在照顾他。”
“石切丸和岩融绝对不能知道这种事,他们会把我这个哥哥念死的啦。”
“至于长谷部殿……咳”

明白明白。

“所以他们人呢?”
“被安排远征去了啊,大将。”药研摊了摊手。
“24小时的哦。”乱补了一句。

就在你们打算深入交流一下本子的时候,门外来了一个人。
是压切长谷部。
他穿着短裤,腿上是他的灰色吊带袜。上身则是衬衫。
看见他这打扮你沉默了一下,突然理解刚刚为什么说到长谷部停顿了一下子了。
看样子是因为太羞耻而不敢来啊。
“主公!儿儿儿儿……童节快乐!”
“你打扮怎么幼齿是为了给我说这个?”
“只不过是想满足您的……愿……望……”
但真的,短裤这种东西是考验身高的。
“所以长谷部,我要看你的袜子你把裤子撩开给我看就行了……没必要学短刀穿短裤,这不适合你,真的,短裤这种博大精深的文化不是身为打刀的你能懂的,你的短裤真的十分不合格,不过……你的心意我领了。”
裤子听着你说话的他再听见最后一句话后松了一口气。

“所以把空调电源给我接上好吗?”
“这是不可能的主公。”长谷部听见这话立马变了脸色。
“……大西瓜长谷部你个不合格的短裤还是滚蛋吧你!”
“哐”的一声,大广间的门被你关上了,听见长谷部在外嘶吼“不论您怎么对我我是不会让主殿吹空调的!”气的牙更痒痒了。

“唉,主公不要生气吗,长谷部殿下的性格你也知道的。”乱攀上你的胳膊,他的高马尾把你胳膊扫的心痒痒。
“要不然去和我们睡吧,短刀屋人多刀多,相当凉快呢,大将。”药研那光滑的大腿开始磨蹭你的衣摆。
“所以主公答应我们吗~”今剑则是直接拿脚缠上了你的脚脖子的小腿。
“可以……给主公摸摸腿哦。”五虎退从后面环住你的腰。
“我们还可以继续上次关于人妻的话题哦,主公。”

这种情况下再不答应就不是人了。
正太腿下死,做鬼也风流。
接着你就在短刀部屋度过了美好且充实的一夜。

啊,这真是个愉快的儿童节呢。

end·

评论(9)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