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子

老公今剑

觉得ooc请出门左拐右拐慢走不送

【刀剑乙女】初雪新见才化红(一)


我流ooc
大概就是一个单纯的逆转吉原背景设定。
鹤婶。 @席央 谢谢你提供的脑洞!(≧3≦)
注意:鹤为花魁,鹤为花魁,鹤为花魁
无任何历史考据,就架空设定。
目录在这【刀剑乱舞】全文目录

01
少女是在八岁那年见到那个名叫鹤丸国永的孩子的。
“你多大了?”
“五……快六岁。”
“家里人呢?”
“不知道……”
“怎么来到这的。”
“顺着流民就来了。”
冬天屋外的长廊透风透的厉害,一个穿的短衣,风都挡不住那种。另一个也好不到那去,衣服齐全但有补丁,青灰色的衣裳洗的发白发旧。
“那你为什么会被卖到这种鬼地方啊。”
“他们说我长的好看,是个好苗子。”
也算是有道理。女孩默默的想。
“呐,这里还有半个饼,你先拿去垫垫肚子。”
“……谢谢姐姐。”
“我先走了。”
穿过别院的小门,沿着墙根,轻轻推开大门,门漏出了一条缝。
还好,门没有锁。女孩轻轻松了一口气。随即,偷溜出去,然后轻轻带上了门,往自己家跑去。

她是大见世里面一个浆洗工的女儿,虽说年龄还小,但是在这个早就死了男主人的家庭里就算是小孩子也得分担活计。所以她每天就跟着母亲去那个还不能弄得太懂的地方洗衣服。她不知道为什么,那里男人很多,他们的作息也和人不太一样,每每都是她都洗了小半盆衣服了那些看起来很弱气的男人们才起床。虽然也见过几个长的硬气的,但看起来就不是能上战场当兵的那种。而且每到晚上陪母亲去一个装扮夸张的老女人那里结账的时候,总能听见离账房不远的地方传来的一些暧昧的声音。
她也在夜半时分问过母亲,他们在干什么?
母亲回答她,他们在赚钱。

什么时候见到鹤丸国永的呢?是在今年冬天,自己在浆洗衣服时看见那个经常出现在大见世的人牙子,他又带了几个小男孩,年纪看起来都不大,但其中一个看起来很亮眼,啊,当然是字面意思,小男孩的一头白发把冬天的光反射的亮瞎人眼,而且眼睛里有的是别的小孩没有的精明。而且那个小孩看见她在看他,偷偷的背着人牙子,给她做了一个鬼脸。
女孩一下子就亮了眼睛,她想和这个看起来有趣的男孩子搭话。
于是,她在那个人牙子走后,和在一边的母亲说她想去歇一会的时候,母亲答应了,还嘱咐她不要跑的太远。

刚进妓院的小孩,还基本是没有人管的。
女孩的母亲所在工作的大见世可以说是吉原等级最高的妓院了,在里面工作的人也多,有名的花魁赚的多到日进斗金,可在妓院连嫖客也招不到活不下去的妓女也不少。总的来说,老鸨没有那么多闲心思管那些给那些连一个铜钱都赚不到的赔钱货,她们关注的更多是可以为妓院带来钱财的伎子,至于那些刚刚被买进来的小孩子,更多的则是先关在妓院的一个小别院里,给点吃食,清洗一下,等老鸨隔上个一两天才顾得上仔细管教他们,。

果不其然,女孩跑过了小半个院子,就看见了在别院里的小孩子,坐在小院子的长廊下面,一人手捧一个小饼,看样子的吃的不是太急,有的还掰了大半个揣在怀里,鹤丸国永也一样,但他留的不多,只有小半个。

鹤丸国永看见了她,向她挥了挥手。
女孩也高兴的向他挥了挥手,然后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并没有人,随即跑了进去。
这就是文章开头那段对话的缘由。
也是他们故事开始的地方。

02
愣神的少女被旁边的同伴狠狠的拍了一下脊背,拉回了少女的神思。
“想什么呢?小相好?”另一个扎着黑色马尾的少女坐在少女身旁,嘴里还叼着半根烟抽着。
“算是吧……唉不过结子你就不能不抽烟吗?着鬼地方本来就难闻,你……”少女的关注点显然和她的同伴不一样。
“婆婆妈妈的……”结子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把那半根烟从嘴里取下来,装进了烟盒里。
“你说……我们还能回去吗?”
“别一天想这些有的没的明天早上就要北上了,说回去的话,还早着呢。”结子把军帽戴正,听着远处的炮声,嗅着空气中的硝烟味,慢悠悠的回了一句。
“说的也是……”少女也再没有过多的纠结这个问题,而是翻了个身,挨着地铺边,拿着本子记一些东西。
[离开鹤丸国永的第一千零八十四天]
“啥?……丸国……啥?这谁啊,人名吧,小相好?”结子从少女背后凑了过来,执着的念着对于她文化水平而言有一些艰难的汉字
“姑且算是家人……还有,不要凑过来,很挤的啊。”
结子不在意少女的嫌弃,而是接着往前凑。“唉,我还不知道你相好怎么样呢,你要不要给我讲讲,好奇很久了。”
“……真想听?”
“嗯。”
“想的美……你个八卦王,睡觉去吧,离天明早上只剩六个小时了。”
“啧……扫兴。”
虽然已经睡下,但远处响动的炮火声,被炮火震颤的大地,但最主要的还是心里牵挂的那个人,都让她大脑清醒,而那些往昔的回忆也不断在脑海中浮现。
她真的好想回去啊。

03
在底层平民的家里,没有什么娱乐生活,家里是没有多余的钱买那些没用的物什的。
少女在吉原生活到了十四岁才去参的军,而在这十四年时光里最为重要的伙伴是只占据了她六年生命的鹤丸国永。
“呐,鹤……我后天就要走了没什么想说的吗?比如什么临别赠言之类的?”旁边的白发少年在吹笛子,对风雅之物向来了解很少的少女挠了挠脸“别吹了,我又听不懂。”
“你能听懂才是怪事出来了好吗?哈,至于你去参军的事情……总之不要死在外面就好了。要不然我可就无聊死了”现年十二岁的少年以及有点那么点风华绝代的影子了,但和少女熟悉的那个模样一样,调皮,有一点点小坏,但本质上是个善良的男孩。
“嘻嘻嘻,行!如果不仅不死在外面,还立了大功有了赏赐,我就回来赎你。”女孩笑着揉了一下男孩的头“天色也不早啦!快回去吧,要不然那个老女人又要来找你了!”女孩抬起放满收了的衣服的盆从长廊慢慢悠悠的忘门口走去。
作为老鸨看好的做花魁的好苗子,住所环境不知道比当初那个小破院子好了多少,但同样的,自由的时间也很少,老妈妈管教很严,之前他还可以和女孩一起偷偷溜到大见世的门口买丸子吃,女孩每年都会在于他第一次见面的日子给他送两个大福,但十岁之后他作为“秃”已经毕业了,而且还是在高级伎子身边服侍的“新造”,这样的日子就少了很多。
“明天我来的时候要我给你带些什么吗?可以裹在衣物里带进来哦!”少女没有回头,而是站在大概几米之外的廊下问他“临走了才想起来了啦,反正那个你服侍的伎子在上课,不用害怕被听见哦。”
“随你吧!只要能给我惊吓就好了!”
“再没有了?”
“……那问你一个问题啊。”
“说。”
“如果你没有立大功赚大钱,你还会回来赎我吗?”
女孩向前几步,轻声说道:“放心我就算把妓院烧了也会救你的,怎么能让你糟蹋在那些糟老头子糟老婆子手里啊。”
四月樱树的花瓣落下,落在湖面上泛起的水纹惊动了少年的心。

04
“今天的课程就到这吧。”
“谢谢先生教导。”鹤丸起身微微鞠躬,眼睛里敛着暗沉的光,看似温顺极了。稳重的神色让一旁的老鸨十分满意,满意的连连点头,点的发髻都有一点歪了。
“麻烦先生了……先生这边请。”
老鸨送着教和歌的先生一路从妓院后门出去,而鹤丸国永则是坐到的梳妆台前用帕子把唇上的口脂擦了个干净,然后又拭了拭脸上的粉黛让其看上去淡了一些。
看样子那个楼主是真的把他当做花魁的候选了。想到这的鹤丸国永轻轻笑了几声,茶道、花道、书法、和歌、舞蹈……真的是牟足了劲砸重金的想培养一个花魁。鹤丸国永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好处是他还可以不必收到“扬屋差纸”去接客,坏处是他离开这个地方更难了。
一天的课程结束,留长的头发被少年一点点解开,白色的发丝铺在红色的羽织上显的好看极了。
离女孩去参军已经快三年了,他倒现在还没有收到一封信。
“你可一定要回来啊……回来的话,会被吓到吧。”少年在烛火前一点点的顺着头发。
“在不回来,你可就赎不起你的鹤了。”

tbc·

评论(6)

热度(39)